在澳門違反知情同意的刑事責任

文│翁文挺
圖│編輯部
中文翻譯│陳靜

在醫療手術和治療中,知情同意是一項基本的道德要求和法律要求,確保了對病人作為人的尊重1。這是確保醫療活動合法性的前提,因為當病人的自決權受到侵犯,醫療活動就是非法的2。因此,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必須知道何時或如何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以便避免違反病人的知情同意並因此而承擔刑事責任3

《澳門刑法典》規定,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之其他人若在未經病人同意的情況下進行意圖預防、診斷、消除或減輕疾病、痛苦、損傷、身體疲勞或精神紊亂的手術或治療,將被處以最高三年徒刑或科罰金(第144條和第150條第1款4)。上述「病人同意」僅在病人獲適當澄清手術或治療的性質、所及範圍、大小與可能產生的後果方面才有效;但如果病人知悉該等情況後會有生命危險,或可能造成身體或精神之健康受嚴重傷害者,不在此限5。(第151條)。所以「知情同意」由兩部分組成:理解和自願同意。其中「理解」包括提供訊息和理解訊息6。。

如第150條所述,即使沒有對病人造成傷害,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之其他人仍須承擔刑事責任。此處必須澄清,這裡受保護的法益是人的尊嚴,而不是身體完整性,這與第144條的規定相反。

 

 

上述提到的「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之其他人」,是指具有技術資格和獲法律許可的人員,其中「技術資格」確保醫生或其他依法獲許可的人士在進行醫療行為前有充分準備(例如完成相關課程和實踐)。至於「法律許可」的獲得,則需要對從事醫療行為的資格進行認定(例如在專業組織註冊)7。在澳門,澳門衛生局是對個人從事醫療行為進行法律許可的實體。鑑於不同國家和地區的醫學課程有所差異,澳門衛生局的委員會負責分析這些課程是否具備獲得法律許可的資格,即該課程是否符合預先制定的資格認定標準8

另一方面,需要明確指出的是,第150條的規定不適用於以下情況:在沒有獲得病人的有效同意下,既非醫生亦非依法獲許可人士從事醫療活動的情況;雖然從事醫療活動的是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但醫療活動並非出於治療目的的情況。對於第一種情況,行為人可能觸犯第322條中規定的有關職務之僭越的罪行9,而第二種情況則被視為第144條規定的傷害身體完整性罪。

不過,在某些情況下,行使醫療行為不要求知情同意。第一種情況涉及緊急醫療手術或治療,其押後將導致生命有危險,或導致身體或健康有嚴重危險(第150條第2款a項)。在這種情況下,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應該根據職業規則,分析情況是否確實危急到不能等待病人的知情同意。第二種情況,是指病人和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之前曾就某種醫療行為達成一致,而當前考慮採取的另一不同醫療行為是之前達成一致的醫療行為的延伸,旨在避免對病人的生命、身體或健康造成危害(第150條第2款b項)。在這兩種情況下,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應安全地得出結論,倘若病人有條件表達其意見,就不會拒絕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考慮採取的醫療手術或治療。因此,這些情況被稱為「推定同意」。最後,第三種情況(第150條未作規範)涉及病人的無行為能力(例如《澳門民法典》第111 條及其後條文規定的未成年人、禁治產人或準禁治產人)。在這種情況下,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即使毋須獲得病人的知情同意,但仍須獲得病人法定代表人的知情同意10

此外,我們還需要知道第150條所規定的犯罪是公罪、半公罪還是私罪。界定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它決定了誰可以採取行動對被告提起刑事訴訟。如果規範某種罪狀的法律沒有說明任何內容,就屬於公罪;如果法律規範表明刑事訴訟程序取決於告訴,則屬於半公罪;如果法律規範表明刑事訴訟程序取決於自訴,則屬於私罪。第150條第4款規定,非經告訴不得進行刑事程序,所以這屬於半公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當作為被害利益持有人的被害人提出告訴,或者如果被害人已去世,則由法律規定的其他人提出告訴,檢察院才能提起刑事訴訟(第105條第1款和第2款)。因此,如果沒有告訴,檢察院就無法對被告提起刑事訴訟。

總而言之,如果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瞭解應該如何獲得病人的有效知情同意,則意味著他們亦瞭解應該將哪些相關醫學訊息告知病人,以及如何使病人充分理解告知的訊息。為幫助病人理解,醫生或依法獲許可人士應避免使用技術術語,並以易於理解的方式或語言與病人溝通11

翁文挺,澳門大學法學院高級導師。葡萄牙米尼奧大學法學院博士生及該校「公正及政府體系研究中心」 研究員。他一直致力於研究醫療法律問題,包括民事責任、刑事責任和行政醫療疏忽、病人安全及病人基本權利等,並在國際知名期刊發表相關文章。

第22期 | 2020年

同期更多故事


1. Entidade Reguladora da Saúde, Consentimento Informado – Relatório Final, May 2009, p.2.
2. Vera Lúcia Raposo, Do ato médico ao problema jurídico – Breves Notas sobre o Acolhimento da ResponsabilidadeMédica Civil e Criminal na Jurisprudência Nacional, Almedina, 2014, p. 213.
3. 這不是指違反知情同意只會產生刑事責任。這種違反可能同時導致刑事、民事和行政責任。
4. 如果沒有具體說明,則是指《澳門刑法典》的相關條文。
5. 這裡例外情況是指「治療特權」,意味著限制或減少對患者澄清訊息,以免產生不良後果。
Cfr. Manuel Leal‑Henriques, Anotação e Comentário ao Código Penal de Macau, Vol. III, Centro de Formação Jurídica eJudiciária, 2014, p. 269.
6. Entidade Reguladora da Saúde, op cit., p. 3.
7. Manuel Leal‑Henriques, op. cit. p. 203.
8. 有關資格認定標準的葡萄牙語版本,請見:
https://www.ssm.gov.mo/docs/8884/8884_16263ce150ac407b990cd16932490f89_000.pdf
9. 但也有意見指出,其應視為第144條所指的傷害身體完整性罪。
Cfr. M. Miguel Garcia, O Direito Penal Passo a Passo, vol. 1, Almedina, 2011, p. 195.
However, someone considers it as a crime of offence to physical integrity according to article 144.
Cfr. M. Miguel Garcia, O Direito Penal Passo a Passo, vol. 1, Almedina, 2011, p. 195.
10. Vera Lúcia Raposo, op. cit., p. 172.
11. Entidade Reguladora da Saúde, op cit., p. 3.

2020-08-06T12:26:29+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