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輔導這條路 — 專訪金樹人教授

文│張愛華
圖│張愛華、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享譽華人諮商心理學界的重量級人物金樹人教授,曾因為《靈山》一書的敍事手法受啟發而獨創出「心理位移」心理輔導方法。他在過去10 年為澳門培養了一代投身杏壇的老師,繁重的教學工作之餘,他還為澳門眾多機構的心理輔導員或學校的老師等擔任心理督導的角色。過去10 多年,澳門經濟發展迅速,人們生活富裕,金教授正好在澳門經濟發展最輝煌的時候來到澳門。在這10 年間,他發現澳門心理輔導人員的擔子越來越重,要解決的問題也日趨複雜。滿頭銀髮的金教授,溫文爾雅,說話不疾不徐,訪問中徐徐道出自己從事心理教育的觀察,每談到激動處,他會忍不住提升語調,說到難忘往事,又會俯首沉思。他說:「心理治療這條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走,但當你一旦走上,這就是天命。在我生命中,樹人的角色,就是我的天命。」金教授從小立下樹人的使命,數十年從事心理輔導治療的教育工作,孜孜不倦,育才無數。金教授以他在澳門10 年所做的心理輔導教育的話題接受了《澳大新語》的專訪。

金:金樹人
U : umagazine

U: 過往為澳門哪些機構提供心理輔導的培訓?

金:主要為學校的老師和輔導員做一些心理輔導的培訓督導工作。在教師的培訓部分,著重教他們一些輔導學生的技巧,讓學員在教學中碰到個案時,可以有一些方法和技巧去處理。老師在教學中經常要處理人的問題,若老師能對心理輔導方法掌握多一些,對師生關係也會有幫助。在輔導員的培訓部分,則是著重在當代新興的治療理論與方法。

U:這幾年尋求心理輔導的個案是否有上升趨勢?

金:我發現澳門心理輔導人員的擔子是越來越重,澳門人均GDP 已到達一個很高的程度,對社會、很多家庭結構衝擊很大,夫妻和親子之間都有問題顯現,連帶工作上的情緒也有波動。不能說這些都是因為博彩業發展所引起,但我看到最近這10 年間,澳門博彩業確實令澳門社會改變很多。人們收入增加了,但人與人之間溝通卻在減少,彼此產生很多疏離感,焦慮和憂鬱的情緒病比例也有增加。

U:可以分享過去遇到最難忘的心理輔導個案嗎?

金:在澳門我主要以教書和研究為主,雖然澳門也有人找我做心理輔導和諮商,但單獨的案例我很少做,除非是澳大的學生。我以往曾經有一案例,案主曾是一名學生領袖,留學期間車禍後部分腦功能受損,我花了一段時間才令他慢慢接受現在的自己。當他最後一次離開我工作的地方時,我送他到門口,他在我前面走了幾步路,然後停下來,又回頭看了我一下,我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這眼神我到現在也忘不了。

U:那眼神透露了甚麼?

金:很難說是甚麼,是感激嗎?滿足嗎?理解嗎?被瞭解嗎?我不知道,都混在一起,那是兩個human-being 很深層次的心靈溝通, 好像inter-being。 那個眼神對我也有很深的療癒作用。那一次,我感覺他在心理上開始調整,儘管功能上不會完全恢復。對於接受輔導的人來說,只有把心結打開,重新接納新的自己,才可以面對未來的生活。

金樹人教授與學生的關係亦師亦友

U:擔任心理督導或教學時,如何幫助學員調整自己的心理?

金:很多學員自己本身都會遇到情緒焦慮的問題,我會教他們想辦法安頓自己。每個人在生命不同階段,碰到的心理問題都不同,我經常對學習心理輔導的學生說,當你最脆弱的時候,就是最好的學習時機。換句話,就是當你自己落入井裡,才知道裡面的人是甚麼心情,在裡面的人需要甚麼樣的幫助。我經常強調,治療這條路很辛苦,不是人人可以走,但當你一旦走上,這就是我們的天命,天命就是你要學好這些東西。

金樹人手握的間尺,上書有《心經》全文,是他的博士研究生送贈。

U:您經常在課上教學生正念的方法,這方法對老師為何這麼重要?

金:老師最重要是管理自己的情緒,情緒管理比班級管理更重要。在一個學期的課裡,我通常會教8至10 種以上的心理輔導方法。我會安排課後做很多的練習,學生都說這些方法對他們很有用,尤其是大四的學生,學會後馬上在學校的實習課用上。正念是其中一種,已經發展成一種心理治療與正念教育的新趨勢,適用於自己身上,也適用於學生。

U:如何指導學生做正念和同理心的練習?

金:正念的練習包括三個原則,我們要有專注力、重視當下和不要有任何的評價,練習的方式包括調身、調息與調心。正念在於改變我們舊有的思維模式,需要較長時間的練習。同理心最基本的練習,就是關於傾聽的練習。例如我會要求學生在校園隨便找一個位置,閉上眼睛靜坐十多分鐘,然後寫下聽到的聲音,我稱之為「天籟」的練習。。

金樹人教授的著作

U:您經常在課上教學生正念的方法,這方法對老師為何這麼重要?

金:老師最重要是管理自己的情緒,情緒管理比班級管理更重要。在一個學期的課裡,我通常會教8至10 種以上的心理輔導方法。我會安排課後做很多的練習,學生都說這些方法對他們很有用,尤其是大四的學生,學會後馬上在學校的實習課用上。正念是其中一種,已經發展成一種心理治療與正念教育的新趨勢,適用於自己身上,也適用於學生。除了練習聽外界的聲音,我也會叫學生去傾聽別人怎樣講話,我稱之為「人籟」的練習。尤其要聽出講者的言外之音,甚至聽出他/她一些想講但未有講或無法表達出來的東西,以及這些話語背後真正的意思是甚麼。觀察和傾聽是老師或心理輔導員都必須要具備的能力和素養。

第17期 | 2017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8T13:00:56+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