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少數族群──促進社會和諧之道

文│余偉業、澳大校園記者 Cheila Alexis C. Pangan
圖│譚金榮、黃詠豪
翻譯│蘇恩霆

在全球化進展迅速的年代,澳門已經成為不同文化族群的家,各文化族群人口的數量亦隨著經濟發展不斷增加。可是,由於惡劣的生活及工作環境,一些族群人口患上心理及身體疾病的風險較其他族群高。身為臨床心理學家、流行病學家及全球公共健康專家,社會科學學院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賀佰恩博士對研究影響人口健康的社會因素特別感興趣。他的研究團隊目前正與本地及國際上各非政府組織合作,希望為澳門的邊緣社群開展健康介入計畫。

數據分析以外的挑戰

移居澳門之前,賀博士曾在非洲生活過一段時間,在埃塞俄比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與不同的人群接觸,收集研究數據,並為當地的社區醫療保健人員提供健康介入培訓。但那時他無法長期留在非洲,對於這種必須經常在美國和非洲兩地遊走的研究方式,他並不是很滿意。賀博士表示:「我在非洲逗留的時間太少了,未能為當地社區帶來長遠影響。身為一名公共健康研究員,我希望為有需要的人士帶來持久的利益,而非只是短時間收集數據來撰寫學術論文。」賀博士認為能為社會帶來實際影響的科學研究才是有價值的研究。

之後,賀博士來到中國,開始研究與國內遷徙有關的心理疾病。他在2012年首次到訪澳門,瞭解到澳門在心理健康領域的發展相對落後,需要更完善的心理健康系統及循證心理療法。賀博士說:「我覺得自己的專業及技能在澳門能派上用場。」因此,他在澳門揭開人生新一頁,開始從事新的研究項目。

賀佰恩博士

從澳門本地居民及外地勞工身上,賀博士及他的研究團隊收集到不少數據,這些數據可為相關領域的學者和機構進一步研究提供參考。例如,賀博士的團隊進行了澳門本地第一個憂鬱症流行病學研究,以及第一批針對澳門家庭傭工的研究。賀博士指出,研究數據不但能夠為澳門政府提供參考,而且對一些有意改善澳門居民健康的機構很有用處,例如本地非政府組織、領事館、以及神職人員。這些數據涉及勞工狀況和僱主態度,提供了減少不同族群健康差距的一種可能途徑,賀博士希望研究可以對政府決策者、社區或個人產生正面的影響。

賀博士在埃塞俄比亞工作時接觸不同的群體

關懷邊緣社群

賀博士除了指出澳門本地心理健康服務供需之間的巨大缺口之外,也十分重視本地家庭傭工所面臨的健康問題。他指出,就保障和權利而言,家傭處於所有外來移民中的底層,在澳門屬於邊緣社群。

與很多其他職業一樣,家傭是一份壓力很大的工作。這些壓力如果得不到及時恰當的疏導,將可能引起嚴重的心理及身體健康問題。但家傭不像其他行業的從業人員那樣享有社會福利計劃及健康計劃,所以當工作環境可能影響心理健康時,法律政策亦未足以保障他們。

賀博士表示:「家傭可能會想方設法減少日常開支,他們大部分會選擇含有味精的食品,只因為這些食品價格低廉。這些不良的飲食習慣會增加患上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除此之外,家傭有時候可能會與遠方的家人之間發生磨擦,也要應付日常壓力和在澳門受到的歧視,當這些壓力因素長期存在的時候,心理上就會很難承受。」

正如很多其他職業,家傭工作需要大量體能及專注力,所以保持心理及身體健康是提高工作效率的關鍵。賀博士表示:「從僱主的觀點來看,為了自身利益,理應希望僱員身體健康、工作效率高。因此,假設我身為僱主,若必須增加工資,或在其他方面幫助僱員,例如為他們購買健康保險,才能發揮僱員最大的工作效能,從自身利益考慮我也會這樣做。」僱主的心態是賀博士目前另一個研究項目,希望瞭解本地人如何看待家傭的健康問題。他表示:「所有為社會作出貢獻的人士都應該受肯定。外地勞工為澳門貢獻很大。」

賀博士現正進行一項研究,暸解本地人如何看待家傭的健康問題。

流動健康介入服務

由於憂鬱症及焦慮症等心理疾病愈來愈普遍,很多臨床專家開始利用流動應用程式作為治療工具。這種流動健康介入服務也是賀博士團隊的其中一個研究項目,他們開發的名為mHealth 或eMental Health 的電子介入服務計劃,希望讓心理病患者能夠隨時隨地獲得治療,加強治療的功效。

賀博士指出,這計劃按循證心理療法的原理建立流動平台。包括家傭在內的年輕人有時會因為過分依賴高科技產品與他人溝通而患上心理疾病,mHealth對治 療這類心理疾病特別有幫助。透過應用程式,患者可以接觸和學習各種實用的心理治療技巧,健康介入專員亦會每週打電話瞭解患者的康復進度。

賀博士表示:「流動應用程式不但能讓那些不願意或者沒有能力進行面對面治療的病患受益,而且可以在療程之間為病人提供協助。對於需要應付大量病人的治療師來說,這種應用程式可以減輕其工作量。」由於mHealth會發送短訊提醒病人按時吃藥,對糖尿病和愛滋病患者也很有幫助,讓他們按指示完成整個藥物療程。

研究團隊進行數據收集

當然,在開發mHealth 的過程中,必須考慮文化差異及語言障礙等問題,因為賀博士希望能開發出滿足不同群體需要的方案。賀博士指出,計劃需要經過 很多階段,例如,研究人員必須與本地專家討論心理健康及治療的相關問題,還要與目標人群合作,以確保開發出來的產品適合不同文化背景的群體。

賀博士表示:「這樣,mHealth就不再是一個普通平台,而是變成一個不斷改善的服務站,服務特定的族群。我們必須使應用程式穩定運作,同時增加人們使用這個應用程式的興趣。」因此,這個研究計劃不單只服務本地社群,亦希望幫助澳門的其他族群。賀博士期望eMental健康計劃在三年內能夠發展成一個治療心理疾病的有效工具。

賀博士帶領學生走進社區,建立聯繫。

和學生一起將希望帶到社群

世界瞬息萬變,賀博士因此常常鼓勵學生幫助不同文化語言背景的社群掌握自己的命運。若只是封閉在大學這個象牙塔裡,對普通人的需要便一無所知。因此,賀博士帶領他的學生走入社區,去接觸本地非政府組織和族群,與他們建立關係。

賀博士表示:「面對面的溝通是建立互信和尊重的第一步。我們想盡力提供協助,希望帶來改變,因此所做的並不單是收集數據。研究的目的是幫助決策制訂者及社區瞭解現時迫切的需要,並尋找方法改善人口的健康。」因此,賀博士要求他的學生在不同的非政府組織工作或當義工,作為訓練的一部分。他也讓學生提出有利澳門文化共融的研究項目或提案,希望藉此幫助他們擴闊眼界,瞭解同在澳門居住、每日所見的多元族群。

賀博士及其研究團隊在日本參加一個國際會議

賀博士指學生一開始比較害羞,但當參與文化活動時,例如在美食節或一些社交活動他們都很快適應,學生更反映活動為他們帶來正面影響。賀博士表示:「透過這些活動,學生能夠親身瞭解外地勞工在澳門打工的經歷,以及亞洲豐富的民族多樣性。」

賀博士又表示:「我也鼓勵學生獲取一些實際經驗,而不是只在課堂靠書本認識世界。」帶領學生參與外展服務的過程中,他發現年青一代擁有豐富潛能,有能力為社會做貢獻,這正是澳門大學獨特的四位一體教學模式一個很好的例證。賀博士總結時表示:「我們必須培養學生成為世界公民,並讓他們知道,世界就好像一個由不同族群組成的相互關聯的網絡。」

第15期 | 2016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7T16:33:56+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