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基因、好資源、好父親 女性擇偶偏好的根源

文│張雷
圖│傳訊部
翻譯│陳靜

女性喜歡選擇甚麼樣的男性作為長期伴侶?具有這些擇偶偏好的原因又是甚麼?我的研究顯示女性的擇偶偏好可以歸納為:好基因、好資源、好父親。這些擇偶偏好並非社會化過程的結果,而是具有深刻的進化根源。此外,在當今的發達國家中,若要在能成為「巢中幫手」的男性和富有或英俊的男性之間做選擇,女性更願意選擇前者作為長期伴侶。

好基因

雌性動物在擇偶過程中最重要的考慮因素是雄性是否擁有優良的基因,因為這關係到雌性的親代投資能否獲得理想的回報。但問題是:基因的優劣無法用肉眼直接觀察。幸好大自然這個盲眼鐘錶匠想出了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它賦予擁有優良基因的雄性動物某些生理和行為特徵。這些特徵增加了雄性的生存成本,消耗大量能量,卻對雄性的存活毫無益處,有時甚至有害,不過這些特徵讓雌性能夠輕易篩選擁有優良基因的配偶。低頻鳴叫、鮮豔的色彩和羽毛、冒險行為……這些代表優良基因的裝飾品在很多昆蟲、魚類、鳥類和哺乳動物中都可以看到。孔雀的尾巴是最有名的一種裝飾品。孔雀尾打理起來非常消耗體力,但在求偶儀式之外卻是一無用處。吹噓、炫耀、創造力、幽默感則是人類社會中雄性的孔雀尾。男性其他一些類似孔雀開屏的行為包括炫耀式物質消費、慷慨的金錢捐贈、不考慮未來、豪賭、冒險、獨特不從眾、英雄救美等利他行為,這些都是獲女性青睞的代表好基因的裝飾品。

擁有資源的雄性,對雌性更具有吸引力

好資源

雌性擇偶過程中另一個重要考慮因素是雄性能否為下一代提供充足的資源和保護,而雄性用來贏得雌性芳心的資源則是通過同性競爭獲得的。雄性之間互相競爭資源,包括雌性賴以覓食和生存的領地,因為擁有資源的雄性對雌性更具有吸引力。在人類社會中,受雌性青睞的資源包括土地、財產、財富、成功的事業、技能、教育程度和社會地位。因為資源是雄性同性競爭的目標,擁有資源的雄性通常具備能幫助他們在競爭中獲勝的武器,例如犬齒、尖角、利爪等。甚至某些物種雄性動物的身型和力量本身就是一種武器。人類和其他動物的行為武器包括侵略、競爭、獲勝的動機。這些武器可以保護雌性不受掠食者和其他同種雄性侵略者的傷害。因此,雄性是否具有提供資源和保護的能力以及是否擁有可以獲得這些資源的武器,是雌性在選擇長期配偶過程中優先考慮的因素。這種重視雄性資源供應能力的傾向在實行一夫多妻制的物種中尤為明顯。人類歷史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社會實行一夫多妻制,儘管這些社會中的大多數婚姻依然遵從一夫一妻制(這是因為大多數男性並不具備同時養活幾個配偶的資源),演化心理學和實驗心理學研究顯示,受女性青睞的男性行為特質包括面對挑釁敢於做出直接的還擊,擁有社會支配地位和強健的體格,具備競爭力、獲勝的動機、勇敢無畏的精神以及好戰的態度。

女性的擇偶偏好可以歸納為:好基因、好資源、好父親。

好父親

雌性動物的第三個擇偶偏好是尋找能夠共同撫養下一代的「居家父親」。從哺乳動物進化史的角度來看,這個擇偶偏好出現的較晚,極有可能是伴隨人類社會一夫一妻制的出現而產生的。早產的現象迫使動物界演化出異親撫養(也就是由親戚來撫養)的方式。而父親是承擔異親撫養這個任務的最佳人選,因為父親是所有親戚中最關心基因能否成功傳遞給下一代的一方。處於泌乳期的雌性由於覓食能力減弱,更加需要一個巢中助手的父親角色。不過巢中父親的主要作用不是提供資源,而是為下一代提供直接的照顧,比如擁抱幼崽、幫助幼崽的生活起居等。此外,父親還可以幫助子女培養社會競爭力,建立社會地位。在親代貢獻中,這種直接照顧後代的方式和通過供應資源間接照顧後代的方式是同樣重要的,雖然後者未必一定能實現。

「居家父親」並非人類社會特有的現象,其他一些哺乳動物和靈長類動物中雄性也經常扮演這個角色。在所有雄性靈長類動物中,「最佳父親」獎非大猩猩莫屬。大猩猩會照顧幼崽、擁抱幼崽、幫幼崽理毛。至於人類社會中「后宮佳麗無數」的一夫多妻制、女性的「秘密排卵」方式以及父親身份的高度確定性,這些相信都是起源自一個更類似於大猩猩而非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和大猩猩社會一樣,人類社會中能同時為後代提供資源和直接照顧的雄性是雌性擇偶過程中的首選對象。例如,博茨瓦納共和國的桑人族和中非的巴卡矮人族都會為其嬰兒和子女提供直接的照顧。這種親代投資有助於降低嬰兒死亡率和提高後代競爭力,尤其是在等級制社會環境中。因此,具有好父親溫柔慈愛特質(例如關愛子女、渴望家庭、善良、熱心、溫柔)的男性,不管是否具備提供資源的能力,都會成為女性擇偶過程中的首選對象。

具有好父親溫柔慈愛特質,不管是否具備提供資源的能力,都會成為女性擇偶過程中的首選對象。

最受青睞的巢中幫手

雌性的「三好」擇偶偏好中, 「好基因」和 「好資源」是通用於不同物種的。從進化的角度 來看,這兩種擇偶偏好出現的時間也早於「好父親」的擇偶偏好。這兩個擇偶條件相輔相成。優 良的基因可以幫助下一代對抗病菌侵害,從而增 加其存活繁衍的機會;而獲得資源的能力在資源 枯竭的時候則意味著生存和死亡之間的差別。在 人類社會,和過去相比,現代社會中人們對環境 的控制能力大大增強,特別是在公眾保健和疾病 控制領域。因此,現代女性(特別是發達國家的 女性)在擇偶偏好上也發生了變化,從原本看重 男性是否擁有優良的基因到更加看重男性是否具 備好父親的特質和提供資源的能力。現存數據似 乎也證實了這種轉變趨勢。這種轉變是與經濟發 展緊密相連的。例如,與英國的女性相比,在坦 桑尼亞、牙買加、拉脫維亞等欠發達國家的女性 更關注具有代表優良基因的陽剛面部特徵。

現代社會的另一個變化是男女之間的性別不平等有了顯著的改善,女性獲得資源的能力大大提高,對男性供應資源的依賴程度也顯著下降。此外,女性加入勞動力市場也提高了她們對男性參與撫養下一代的需求。早前在37個國家進行的一系列問卷調查以及之後在中國、新加坡和美國開展的類似問卷調查顯示,「善良」不僅是女性擇偶過程中最重視的品德之一,而且據統計數據顯示,其在女性心目中的重要性高於「外表的吸引力」和「收入能力」。這個結果再一次證實了比起是否具備優良的基因和提供資源的能力,女性在擇偶過程中更看重男性是否具有成為一個好父親的特質。我和學生進行的一系列其他相關研究也顯示中國女性具有同樣的擇偶偏好。這個應該不難理解。當女性將越來越多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到有償勞動上,她們對男性提供資源的依賴程度自然降低,與此同時對男性參與撫養下一代的需求卻不斷增加。生活在這種環境中,女性自然會越來越重視男性是否具備成為一個好父親的特質,而非提供資源的能力或基因的優良。

第15期 | 2016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7T16:52:11+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