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追尋 改寫中國近代報 業的起點 專訪林玉鳳博士

文│張愛華
圖│何杰平、張愛華, 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因為碩士論文答辯老師的一個提問:「澳門的報業史由葡文報刊開始,但為甚麼是1822年而不是更早?」觸發澳大社會科學學院助理院長、傳播史研究學者林玉鳳博士之後用了10年時間為澳門追尋歷史真相。她像偵探般翻查和考證中外文獻,抽絲剝繭,終於為這問題找到答案,並因此改寫中國近代報業的起點。

考研觸發研究興趣

林玉鳳博士最早對新聞史產生興趣始於考研究生的時候。當年準備入學考試期間,她首次在中國新聞史的專著中讀到「澳門」兩個字,那是述1822年出版的《蜜蜂華報》的一段紀錄,當時她覺得很震撼,「因為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出生成長的澳門,居然曾經出版過中國領土上最早的近代報刊。」

中國近代報業的起點─澳門新聞出版史(1557-1840)》

為了尋找篇首的答案,林玉鳳博士後來在決定博士論文題目時,決定放棄以《蜜蜂華報》為起點,將研究的時間軸定於澳門開埠前期至鴉片戰爭前,即16世紀中葉到19世紀初這一段澳門出版史。而她最近完成的研究專著《中國近代報業的起點——澳門新聞出版史(1557-1840)》就是在博士論文的基礎上再經過10年的搜證而成。

《家寶吉徵曰》一文在1831年刊登於由傳教士馬禮遜創辦的中文刊物《雜聞篇》,教外國人如何訓練華人家傭。

赴歐洲尋澳門歷史

搜集資料初時,林玉鳳博士發現不少歷史上曾在澳門出版的刊物原件以及相關的原始記載不在澳門,而是散落在不同地方的檔案館和圖書館,像傳教士馬禮遜曾經在澳門出版的中文報刊──《雜聞篇》和中英文雙語報刊《傳教者與中國雜報》(The Evangelist and Miscellanea Sinica)原稿都在英國,因此觸發她向世界各地尋找澳門歷史的動機。

《雜聞篇》創刊號。該刊經林玉鳳博士查證是澳門史上首份中文報刊,中國境內出版的第一份近代化中文報刊。

在新聞史上,《蜜蜂華報》一直被指是第一份報紙,林玉鳳博士推斷若是這樣,報紙印刷就應該開始於那個時候(1822),但為何從16世紀傳教士來到澳門到1882年的200年間卻沒有任何印刷品出現?

由上世紀90年代開始,林玉鳳就為此展開調查,追尋在《蜜蜂華報》出版以前,澳門是否曾出版過一份叫《消息日報》的報刊的蜘絲馬跡。這位曾當過記者的獨行俠,帶著疑問,輾轉到各地尋找答案,「2005年第一次去大英圖書館閱讀手稿開始,之後每年我都會到歐洲各地的圖書館翻查資料,先後去過意大利、羅馬、梵蒂岡、德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等地方。當年去做這件事時也有一點單打獨鬥的感覺,有些人不清楚還以為我每年暑假去歐洲玩呢。」早期還未能向大學申請研究經費時,林玉鳳博士都是自掏腰包去,她很感激大學後來提供研究贊助。

為了找出歷史真相,林玉鳳博士需要考證的資料量十分龐大。

把核實資料視為寫偵探小說

《中國近代報業的起點——澳門新聞出版史(1557-1840)》一書是林玉鳳博士前後累積了十年材料的基礎上寫成的,搜集資料過程異常艱辛,當中的報刊、書籍、日記原件以及部分古籍,都是來自澳門、英國、葡萄牙、法國、羅馬等的圖書館,需要查閱的資料有英文、葡文,甚至有拉丁文。她家裡備有各種語言的字典,遇不明處,便逐字查證,因語言問題處理不到的資料,就請教大學的語言專家。

林玉鳳博士向已故的歷史學家文德泉神父請教

林玉鳳博士10年來,大部分時間都是孤身一人在龐雜的資料堆中搜證、爬梳。曾當記者,熱愛文學創作的她把核實資料的做法當成寫偵探小說,「每碰到一個細節就會想是不是在這裡呢?有人提到這本書我就去找那本書看,書中提到的每個人,我就找他們的日記看。同一時間在寫作的過程中我用了很多想像力,我會幻想我在和那些古人對話。有一段時間我考證不了馬禮遜出版物的一些史料,我會走到他的墳前哭,叫他晚上報夢告訴我。這樣做可能有些怪異,但我認為這是有趣的,它給了我一個和歷史人物對話的空間。

大三巴和耶穌會的印刷所。圖中可見當年聖保祿教堂的遺址及其周邊建築,耶穌會早期的印刷品在此刊行。

10年心血改寫新聞史

澳門是林玉鳳博士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在這裡,她完成了小學、中學和大學課程。她於澳大本科畢業,其後於1997年進入澳大傳播系任教後,一直從事傳播史、傳媒與社會變遷以及澳門問題等研究。她傾注十年心血完成的新書,一方面是為了填補中國新聞史上澳門部分的一段歷史空白,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出於一份澳門這塊土地的深厚感情,才會尋根究底,鍥而不捨為澳門尋找歷史的真相。

她說,澳門整個出版史和中國近代出版史有很大的關係,澳門近代的出版業其實比我們想像中更早,中國最早的出版物是在澳門誕生而不是廣州。「身為澳門人應該要弄清楚自己的歷史,別人是不會幫我們弄清,但既然歷史是這樣發生了,我們就需要還原它,把它弄清楚,這很重要。以前的澳門是一個多元族群,包容共存的地方,容許不同的人在澳門以西方印刷術出版中文刊物,最終令這個地方產生了很多歷史上的第一。」

馬禮遜翻譯聖經的情景,這是林玉鳳博士在英國的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找到的相片。

林玉鳳博士還考證了在《蜜蜂華報》出版前,澳門已有多種印刷出版活動,大部分都是和宗教的活動有關,其次也確認了馬禮遜創辦的《傳教者與中國雜報》與《依涇雜說》、《澳門雜文篇》屬同一份刊物,是中國首份中英文合刊的報刊,又發現馬禮遜曾經在1833年創辦澳門首份的中文報刊《雜聞篇》。另外,還確認拉匝祿修士賴特曾經在澳門聖若瑟修院編寫《消息日報》。「澳門當時是一個中西文化相當包容的地方,讓不同的人在澳門以中文出版刊物,從而令到澳門產生了很多歷史上的第一。」

於北京舉行的新書發佈會上,林玉鳳博士向恩師方漢奇教授贈書。

過去10年,林玉鳳博士經歷千辛萬苦,甚至曾差點跟倫敦恐襲擦肩而過,但都沒有阻擋她解開這一歷史疑團的決心。在該書定稿出版後,她笑言只是完成了追尋歷史足跡的第一步,而此刻她最想說的是,「感謝我的博士導師方漢奇教授,他常常讓我發現問題的新角度,另外還要多謝多年來在背後協助、指導和啟發我的朋友、同學和大學的同事!」。

第15期 | 2016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7T16:49:44+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