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有何價值?

文│黃首豪
圖│何杰平、李思 、黃首豪

回憶一下你平常在社交網站看到甚麼廣告?或許當你膝蓋受傷時,會發現出現很多運動受傷或關節保養的廣告嗎?或是你準備為朋友慶祝生日,馬上就會出現咖啡廳或是蛋糕廣告……其實你看到這些廣告都不是偶然,而是經過精密計算才會針對性地出現在你眼前。身處web3.0的年代,人們都在談論數據創造的價值,究竟研究「Big Data」有何重要?我們今期訪問大數據專家、澳大副校長(學術)倪明選教授與電腦及資訊科學系教授唐遠炎,為大家剖析大數據的價值及威力。

被記錄的數據都可產生價值

Google 作為擁有巨大市場的網上廣告商,Google會透過你的網上行為分析你喜歡甚麼,在YouTube看過甚麼影片,然後針對地為你推送廣告,這種賣廣告方式較傳統在報章雜誌上刊登廣告更有效接觸潛在的消費者,而且這些資料匯集起來更可以為Google產生巨大價值。在大數據的年代,一切網上行為都被記錄和被數字化,網上瀏覽過的網頁、搜尋過的關鍵字、在社交網站上載的相片或打卡的地點都會被記錄下來,用戶每個動作的數據究竟有多大作用?

Google 數據的研究與分析不僅僅是向你推送衣服、汽車或餐廳廣告,更可能影響到國家競爭力及國家安全的嚴肅問題;倪明選教授說以往全世界都在做情報收集,但是如果今天任何一個政府能掌控Google 的數據,就可得到非常豐富的情報,不再需要透過情報人員去收集這些資訊,因此先進國家都在積極支持大數據的研究。他指出過往經濟數據都是依靠政府單位收集數據作報告,政府再透過這些報告去預測國家經濟狀況,但是像阿里巴巴這些電子商務公司的B2B(Business To Business)交易數據分析,可以比國家的官方預測更早發現經濟出現問題。「政府或企業都要有一個新的思維方式,來迎接大數據改變我們生活、學習和商業形態的時代。」倪教授比喻大數據分析就像礦場裡淘寶一樣,「能挖金、挖銀、挖銅就看你的本領,厲害的人能挖出金,不厲害的人甚麼都挖不到。」

澳大副校長(學術)倪明選教授

大數據可作決策依據

倪明選教授表示:「大數據對21世紀的影響力遠超乎想像,不但改變人們的思維方式,且革新了科技的功能。大數據具有戰略意義的核心競爭力,其價值體現於協助分析商業模式,提供決策的依據。」他在2008年拿到上海出租車的行駛數據作分析,其後再收到深圳和北京出租車的行駛數據,透過研究這些數據可以幫助處理城市交通問題。「在深圳、上海和北京的出租車裝有定位裝置,每個時段的位置及有否載客的數據都會被收集,研究人員根據這些資料可以分析出一天當中哪些時候在哪個路段會出現塞車。當數據累積下來就可得知整個城市的交通狀況,政府透過這些資料引導汽車的行車路線從而改善塞車況。」倪教授認為如果澳門能把的士與旅遊巴士的行駛數據收集並作分析,澳門的交通可以得到舒緩,但是在澳門要得到這些數據並不容易。

大數據分析可有助舒緩城市交通問題

倪教授指在美國有公開數據的相關法例,只要數據不涉及私隱或國家安全都可以被公開,從而讓科研人員進行研究。「我過往的研究得到內地政府和企業的配合提供資料,利用這些資料作分析可以幫助政府或企業解決很多問題。如果政府可以收集更多數據作研究,這些分析數據可以很有價值。」

倪明選教授在澳大舉辦大數據講壇

澳門的數據分析需要牽頭

在計算機智能系統領域佔重要地位,多年來研究碩果纍纍的唐遠炎教授說,澳門的大數據分析仍處於初步的試驗階段,還未進入產生價值或為社會服務的階段,「澳門要在收集數據中摸索到一套方法,為後續的研究提供基礎。」唐教授建議,澳門可以成立一個應用範圍比較小的,為某一、兩個需求服務的數據中心,這種數據中心的規模不大,容易建立。當數據累積下來大約兩三年的時間就可以建立起規模。

唐遠炎教授舉辦講座分析資訊世界的趨勢發展

近年內地各政府或民間企業積極進行大數據分析與究,唐教授指相對下內地的研究氣氛和研究面比澳門廣,項目很多資助也很充裕,澳門地方小,對研究的重視程度也相對小,以至人員投入、範圍都比內地差一點。但唐遠炎認為澳大或一些機構都有能力做數據分析研究,「澳大近年也有做一些小型的試驗,但對澳門來說未必能產生甚麼影響力。澳門現時主要缺乏一個牽頭單位,其實澳大不乏研究大數據的專家學者,但是研究人員只能從技術層面提供協助,無法針對澳門迫切的問題作研究。」

第14期 | 2016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8T11:27:07+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