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講座 ─ 是否所有疾病都能治癒?

文│余偉業
中文翻譯│蘇恩霆
圖│傳訊部
筆錄│校園記者郭震霆

過去數十年,科學家展開大量研究,試圖找出方法對抗老化帶來的負面影響。澳門大學健康科學學院致力研究人體衰老產生的各種疾病。今年,來自生物醫學領域的專家學者和研究人員,出席由健康科學學院舉辦的「第二屆澳門生物醫學科學研討會」,討論生物醫學領域的最新突破及挑戰,其中包括諾貝爾化學獎得主Ada Yonath和 Aaron Ciechanover(阿龍·切哈諾沃)。藉此盛會,我們專訪了兩位諾獎得主,探討疾病是否都能治癒?科學家如何通過研究幫助人類改善健康和延長壽命?

阿龍·切哈諾沃教授:我們的研究即將令暢銷藥時代結束。

因發現泛素調解的蛋白質降解而獲2004諾貝爾化學獎的 Aaron Ciechanover 在澳大舉辦了一場題為「個體化醫療革命:所有疾病都能被治癒嗎?代價如何?」的講座。他表示:「每個人的身體都不一樣,不能冀望得了同様樣的病,用同樣的藥就能治癒。當今人類面臨各種新型疾病的威脅,因此研發個性化藥物和醫療方案, 以保護人體免受病菌侵襲刻不容緩。」

Aaron Ciechanover 教授

將難治疾病轉化為慢性病

個性化醫療是一個怎樣的概念?Ciechanover教授強調個性化醫療是指根據病人的基因型數據及其他相關數據去設計個性化的疾病預防方案和選擇個性化的治療方案。「人類花了四千年時間才得以一窺長壽的秘密,時至今日,暢銷藥時代即將終結,而取而代之的將是個性化藥物的時代。」現今科技日新月異,科學家已經能夠用更有效和更系統化的方法去研發藥物。疾病診斷和治療的方式也將發生根本的改變。Ciechanover教授指出:「治療過程中運用分子生物科技範疇的知識,可以改善藥物的臨床療效。未來我們將能夠治癒很多疾病,難以治癒的疾病我們也可以將其轉化成慢性病,讓病人學會控制病情, 這樣我們就能更長壽。」

研發個性化藥物

Ciechanover教授分享了他在生物醫學研究上的最新突破。他指出,現時科學家在研發抗癌藥物過程中面臨很多挑戰,其中一個最大的挑戰是病症相同的病人對藥物的反應卻不一,這也是為甚麼必須研發個性化藥物的最重要原因。「科技進步大大減少了核酸定序的費用和時間,增加了個性化治療的可能性,但同時也會引起私穩或基因組數據洩露等倫理問題。找出預防和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個性化醫療的發展才有未來,改善人類健康及延長壽命的願望也才能實現。」

Aaron Ciechanover教授、 Ada Yonath 教授、健康科學學院院長鄧初夏教授、副院長葛偉教授 

Ada Yonath教授:仍在尋找對抗病菌的有效方法

細菌感染引起各種疾病,嚴重的甚至會致命。因此,研發能有效預防病菌繁殖的藥物至關重要。諾貝爾化學獎得主 Ada Yonath教授在澳大舉辦的一場題為「抗生素抗藥性及微生物群的保護」的演講上,剖析研發有效抗生素的重要性。她表示:「你想對抗病菌,但病菌不想被你殺死,所以有些病菌慢慢演變出抗藥基因。我們目前的研究工作就是要確定結構化數據,以便設計出針對特定病菌的新型抗生素。」

Ada Yonath 教授

跟病菌作戰

Ada Yonath教授出生於耶路撒冷,是過去10年以色列首位女性諾貝爾獎得主,亦是45年來首位獲諾貝爾化學獎的女科學家。她的研究不但為改善現有抗生素療效和降低抗生素抗藥性奠定了重要基礎,也為研發針對致病菌的新型抗生素提供了方向。她表示:「是病菌首先發動這場戰爭的!我們仍在尋找有效的治療方法,希望結束這場戰爭。」

遺傳密碼、核糖體與抗生素三者之間有何關係?Yonath教授說:「現今有效的抗生素缺乏針對性,在殺死致病菌的同時也殺死了有益菌。如果可以研發出專門針對致病菌的抗生素,就可以大大減少對體內微生物群中有益菌的傷害。」

科學家在研發抗癌藥物過程中挑戰重重

Yonath教授希望可以通過研究深入瞭解生命的基本組成部分以及常見抗生素的作用機理。她精於核糖體的研究,成功拆解核糖體的分子結構並對其功能作出闡釋。「由於核糖體在活細胞內的重要作用,許多抗生素都將其作為攻擊目標。協同式藥物能夠增強抗生素的選擇性,並提供多種相互作用的方式,因此有助提高抗生素的效價,可降低抗藥性發生率。」

第13期 | 2015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6T15:34:32+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