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戰日閱兵:戰爭與和平的鮮明符號

撰文│由冀
中文翻譯│陳靜

2015年9月3日,中國舉行了一場盛大的閱兵式, 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包括習近平主席在內的所有主要中國國家領導人連同一眾外國貴賓出席了閱兵式。閱兵式結束之際放飛的象徵和平的10,000隻白鴿與象徵中國最現代化軍力的數百架戰鬥機次第在空中翱翔,形成鮮明的反差。此一獨特的現象令人遐想。

和平:不是空洞的宣傳口號

習近平反復傳遞的和平主義並非應景之言,是得益於30年和平發展的中國人民共同的心聲。儘管在這個充滿衝突的世界上,「和平」一詞聽起來像是宣傳口號,但它的確是人類最高的追求和準則。《聯合國憲章》將維護和平列為聯合國的第一宗旨。在現實世界裡,或許「避免戰爭」一詞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和平詞語的抽象含義。因為深知戰爭會為社稷帶來深重的災難,孫子在《孫子兵法》中提出戰爭的至高境界不是「百戰百勝」,而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慎戰,是中國政治文化的核心價值。過去2,500年間這種避戰思想建構了民本主義的基礎。而對於習近平以及中國領導層來說,避戰不只是一種文化傳承,更是制定國家整體方針政策之必須。

首先,對中國而言任何戰爭,不管是在台海還是在南海,都會令中國的崛起嚴重受挫。其次,亦如一位解放軍高級將領所指出的,中國已超越了「光腳不怕穿鞋的」的階段。隨著中國人財富的積累,經濟的蓬勃發展,其戰損承受力也發生了質的變化。第三,習近平講話中所傳達的避戰理念是其新型大國關係理論的核心。所謂新型,即是崛起大國在與守成大國博弈時,要避免墜入「修昔底德陷阱」。若新興大國與守成大國在時機尚未成熟時進行對決,前者蒙受的損失將遠遠超過後者。第四,推遲戰爭符合解放軍的自身利益,因為和平持續的時間越長,其軍力上升的空間越大, 美國試圖遏制中國的代價就越大。

因此,習近平的和平訴求不僅被上升到國家政策的高度,而且更反映了中國所面臨的一個戰略現實。結果是,中國在過去26年間無戰事,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和平時期。

要和平就要做好備戰準備

那麼,在勝戰日展示尖端武器所謂哪般?原因很簡單,中國面臨嚴重的多重威脅,包括領土爭端的軍事化,周邊軍備競賽導致軍力失衡,與美國相比在軍力上的巨大代差等等。擁有強大的軍隊可以加強人民對執政黨的信心,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增加解放軍打贏未來戰爭的信服力。而且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亦認為,疏於國防,國難將至。中國的國防文化主張兵者,國之大事。但發展必要的止戰軍力, 才能有備而無患。 而國際關係理論的現實主義學派最基本理念就是:要和平就要準備戰爭。這一理念與中國國防文化不謀而合。閱兵式的主題凸顯了習主席維護國家根本利益的戰略指導思想:在捍衛主權問題上堅守立場決不妥協,但在實際預防和管理危機時要靈活處理,積極避戰。到目前為止中國尚能在這兩者之間拿捏好平衡點。但是隨著中美關係中的對抗因素進一步深化,這種平衡的維繫將會是越來越嚴峻的挑戰。在某一時間點上,如70週年勝戰日,展示軍力亦是向潛在對手清楚地傳達訊息。

武器與決心

對於大多數觀看閱兵式的人來說,最大的亮點是武器裝備的展示,而很多首次亮相的先進武器也在世界上引起了反響。軍方稱閱兵式上所展示的武器中90%都是國內製造。這是事實, 不過大部分裝備在研發過程中都借鑒了眾多的國外技術。當導彈運載車、自行火砲、坦克和裝甲運兵車諸方陣隊緩緩駛過天安門廣場時, 在場觀看的大多數中國內地民眾內心都不禁湧起一股自豪感。國外的觀察家則藉機逐一分析這些武器裝備的優缺點。整體來說,在閱兵式上展示的武器裝備陣容強大。這些武器表明了中國國防工業在武器研發和製造方面取得了顯著的進步,製造的武器日益達到北約標準。

對於世界頂級軍事強國來說,其興趣點聚焦於兩款洲際彈道導彈──東風5乙(DF-5B)和東風31甲(DF-31A)。雖然我們對其並不陌生, 但它們在閱兵式上的首次亮相仍讓人眼前一亮,瞭解到一些新特徵,而這些新特徵在過去只能進行猜測。例如,很多軍事觀察家會發現在這次閱兵式上展示的DF-5B是一種二級導彈,比起2009年閱兵式上所展示的DF-5導彈在技術上有很大的改進。DF-31A型導彈是一款新型的路基機動洲際彈道導彈。其機動性使得其在發射後很難被敵方準確偵測和摧毀。長期以來,分析家認為中國只有5%的陸基洲際彈道導彈能夠在首輪精確打擊中存活,但自從DF-31A 型導彈服役後,這個比率顯著提高。這次閱兵式上沒有展示巨浪-2型導彈。這是一款海基洲際彈道導彈,其存活能力和威脅性強於陸基東風系列導彈。因此,解放軍在閱兵式上並未端出其全部的戰略武器,不過所展示的兩款核威懾武器已足已令世人瞭解中國的核作戰能力。

閱兵式中還推出了一些擔負戰役級戰鬥任務的武器裝備。其中最突出的就是DF-21D型和DF-26型中程彈道導彈。這兩款導彈的看點是打擊「海上大型移動目標」,而「海上大型移動目標」其實就是指美國的航空母艦。這類武器屬於反介入和區域拒阻武器,用不對稱的方式突擊敵方弱點。例如反艦母武器可以用於阻嚇美軍介入牽涉中國的亞洲主權爭端。這些尖端的武器的成軍不僅是中國強大的導彈研發能力的寫照,更標誌著與其配套的中國軍用衛星系統的長足進步。

綜上所述,勝戰日的慶祝是中國政府精心部署的一場大型公關活動。而武器裝備的展示又為這場公關活動增光添彩,以此凝聚國民對國家軍事防禦能力的信心。而閱兵式亦加深了國民對中國屈辱的近代史的集體記憶與反思。從媒體廣泛的正面報導上看,這場活動是成功的, 但是仍有一些問題值得思考。

作者是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政府與行政學系正教授及系主任。
研究領域包括中國外交國防政策,地區安全挑戰,中共精英政治等。

第13期 | 2015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6T15:39:47+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