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半島考察《二十四史》古籍

撰文│李憑

在中華歷史文獻中,《二十四史》是貫通中國古代最重要的經典,它由《史記》到《明史》,共24部紀傳體史書合成,上起黃帝,下迄明朝,共計3,213卷,約4,000萬字。在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中,只有中華民族經歷五千年而一直綿延相續,《二十四史》正是中華文明毫不間斷的文字見證,所以,它在中華歷史文獻之中最具有代表意義,它在海外的流傳情況最能反映中華傳統文化對外影響的廣度與深度。因此,作為研究項目到海外實地調查《二十四史》的傳播情況,對中外文化交流史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罕見手抄本《史記》

抱定上述宗旨,較早前筆者在澳門大學的支持下,帶領研究生朱曉玲和馮煒垚前往以位於馬來半島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為試點,作了短期的科學考察。這次考察的重點是新加坡國家圖書館、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南洋理工大學圖書館,馬來西亞國家圖書館、國立馬來亞大學圖書館、拉曼大學圖書館、馬來西亞技術大學圖書館和多媒體大學圖書館。考察的對象是這些圖書館中典藏的《二十四史》諸部各類版本。

李憑教授在新加坡大學中文圖書館研究古籍

馬來西亞的五家圖書館中均典藏有《二十四史》,不過多數湊不成整套,常見者為中華書局出版的標點本和若干以現代漢語選譯出版的今譯本。在國立馬來亞大學圖書館得見一部1939年商務印書館縮印百衲本《明史》和一部1933年莊適先生選注的商務印書館萬有文庫本《前漢書》, 這兩部書已經屬於略有版本價值者。相對而言,新加坡三家圖書館均典藏著版本繁多的《二十四史》諸部史書,新加坡國家圖書館典藏28部,南洋理工大學圖書館典藏92部,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典藏最豐富,為320部。

明朝禮部尚書顧鼎臣為手抄本《史記》所書《序言》部分

在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中,品相最佳者是一部手抄本《史記》,全書百餘萬字以軟筆楷體抄錄而成,自始至終一絲不苟。明朝禮部尚書、書法家顧鼎臣為該書寫下《序言》,落款為嘉靖丁酉二月,即西元1537年的三、四月間,距今將近五個世紀。不過,這部手抄本的實際誕生時間遠早於顧鼎臣寫序的時間,因為《序言》稱此書「相傳為元人所抄」,還囑咐家人應當將其「視為法器」。觀察此書的紙張和筆體,顧鼎臣之語似非虛言。倘此書確實為元人所抄,則將它視為新加坡國內最早的古籍版本之一也並不過分。《序言》又稱,全書「無一訛字,無一落字, 無一補綴」。據筆者初步核對,顧鼎臣此言亦非虛誇。

手抄本《史記》首卷首頁

獨特版式《史記》

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還典藏有明朝毛氏汲古閣本和清朝乾隆武英殿本《二十四史》各一套,由於均為足本也都彌足珍貴。此外,該館還藏有一部日本大正12年(1923年)東京有朋堂出版的《史記》, 它將原文、日譯文以及注釋文三者合在同一頁中而分區印製,令讀者有一目了然的感受,雖然成書年代較晚,但是獨特的版式頗值得稱道。

國立新加坡國家圖書館收藏的古籍

要之,在馬來半島的重要圖書館均典藏著為數可觀的中華古籍。就《二十四史》為例,新加坡的藏品在數量上較馬來西亞更多。而在新加坡各家圖書館中,則以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的典藏最為豐富。據前輩目錄學家蔣振玉先生統計,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典藏中文古籍已逾13萬冊,不僅在史部典藏有上文已述的手抄本《史記》為代表的善本,而且在經部、子部和集部也都有珍品。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典藏的中華古籍,無論在數量上還是在品質上都令人歎為觀止,從這個角度講,它應該是馬來半島方面具有代表意義的藏書機構。

日本大正年間出版之注釋版全譯本《史記》

出現如此精彩典藏效果的原因,從歷史背景考察,是馬來半島長期以來具有傳播中華古典文化的傳統;從主觀因素考察,則是國立新加坡大學圖書館和中文系的學者長期孜孜不倦地搜集和整理古籍的結果。馬來半島是中華文化經過澳門西傳之後極為重要的口岸,從這次調查可以獲得諸多啟發和聯想。

作者為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雜誌首席研究員、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終身榮譽會長。研究範疇涉及中國古代史和魏晉南北朝史,其重要著作有《北魏平城时時代》。

第13期 | 2015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6T15:39:08+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