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講座 — 余光中談靈感來源

文│特約記者黎祖賢
圖│譚金榮、何杰平、部分由工商管理學院提供

2013年,余光中來到澳門大學,談《靈感一大來源——論藝術經驗之轉化》,為文學愛好者奉獻了一場精彩絕倫的文學盛宴;還特別做客「余光中先生工作坊」,為文學愛好者獨開小灶,手把手近距離地指導文學初寫者,為他們把脈開方,和眾人分享他的創作經驗,以及他是如何將藝術經驗轉化為靈感。

美感經驗之互通

余光中認為藝術創作必須具備三個條件,即知識、經驗和想像。只有這樣,才能筆補造化。他認為藝術正如Malcolm De Chazal 所言,「藝術就是使造化加速,讓神靈放慢」(Art is nature speeded up and God slowed down),也如唐代詩人李賀所說,「筆補造化天無功」,甚至如 Oscar Wilde 所認為的「不是藝術模仿人生,而是人生模仿藝術」 (Life imitates Art far more than Art imitates Life)。

余以登山為例,輔以柳宗元、王質和自己的詩歌作例子,說明比喻是天才之試金石,並且要以不類為類才算高明。

余光中教授於澳大談靈感來源

寫實主義:直接經驗與間接經驗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蔞蒿滿地蘆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時。」余光中借蘇軾《惠崇〈春江晚景〉》一段來闡明寫實主義中的直接經驗和間接經驗,寫詩者要注重發現和吸取不同的經驗來豐富認知感受。在講解了寫實主義之後,余光中進而通過舉達芬奇、包慈、尚帕尼等人作畫的《最後的晚餐》,對照《馬可福音》的記載,指出有些題材不適合寫實。

通過色彩、構圖、造型等方面,余光中和聽眾一起分享感知經驗,同時以自己創作過程為例,細細剖析藝術創作之過程。如他在為劉國松《月球漫步》題寫詩歌時,將自己想像成在月球漫步的阿姆斯特朗,位置的變化讓詩人忽然想到李白那流傳千古的詩句「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應該倒過來改為「舉頭望故鄉,低頭踏明月」。自然的聯想和想像獲得了古詩所沒有的美感效果和空間,可謂是美感經驗互通的最佳範例。

余光中於席上仔細聆聽學生朗讀其作品

閱讀與意象

在工作坊上,余光中鼓勵學生多讀書,他認為開卷有益,但同時強調盡信書不如無書;他看重舊小說介乎文言和白話之間的那份文辭之美,認為中文寫作時應注重文字本身的美,而不可以追求故事。
余光中告知文學初寫者,剛寫詩歌時不要感歎人生,不寫哲理,而寫個人的、家庭的情感。詩要由一個主題、思念、感情,靠具體的形象表達出來。他舉《七步詩》的例子,認為這正是用看得見的具體東西,把握看不見的情緒的最佳案例。他認為意象和節奏是詩歌表達的兩大重點,學生不妨從鍛煉、操縱意象開始。他建議,先看作家的選集,從模仿做起,三五年之後,就可以達到超越的時代;同時要堅持寫,每天都動腦筋寫幾句給自己看。余光中以自己為例,初寫詩歌時,他曾模仿新月派,寫了一些生硬的豆腐塊詩歌;後來受中國古風的影響,寫詩不分段,再後來隨著認知的提升,詩體、題材都有較大的拓展。

澳大校長趙偉(右)向余光中致送紀念品

旅行與文化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旅行是語言的翻譯,翻譯是語言的旅行,兩者之間有一種形而上的相通。古今中外的大文學家們,無不注重旅行的意義。只有這樣,才能深入認識不同地區的歷史文化與風土人情,從而開拓視野,豐富個人知識。
在工作坊中,余光中向學生介紹了中外文學藝術中對行旅的關注和表達,並以此開啟旅行在時間和空間轉換中與人生旅途之關係。從西方的《奧德賽》、《出埃及記》、《堂吉訶德》,到東方的《大唐西域記》、《西遊記》、《徐霞客遊記》,他細數中西文學中著名的遊記,既看到遊記本身的價值,更引導學生意會到這些遊記後來都變成了象徵,是人類存在方式的各種表達。早年余光中便曾遠赴歐洲大陸暢遊學習,他藉此勉勵學子,每一個人都有旅行,每一段旅行都有與之相關的文化,要從一點一滴裡學會感悟。

第10期 | 2014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6T16:43:28+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