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和文學 ─ 鄉愁詩人余光中

文│張麗鳳
圖│李思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

這首廣為流傳的詩作使詩人和散文家余光中的名字聞名世界。

余光中,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這「四度空間」的寫作,現已出版詩集、散文集、評論集、翻譯等50多種。余光中喜歡旅行,足跡遍及世界各地,詩歌的靈感也隨著他的足跡湧發。2013年12月,余光中來到澳門大學,接受由澳大頒發的榮譽博士學位。當時他以《靈感一大來源——論藝術經驗之轉化》為題,為澳大師生及澳門的文學愛好者奉獻了一個豐盛的文化大餐。當日熱烈而火爆的場面至今讓人久久難忘;而那些未能擠進講堂聆聽講座的人們更是叫苦不已、遺憾之聲不絕於耳。

君子有成人之美之心,就在大家還為去年錯失余光中的講演而惋惜時,今年三月他再次應邀至澳,並成為澳大駐校作家,和澳門開始一個月的「蜜月」之旅,這個消息無疑讓澳門的春天更加美麗而溫暖。在「蜜月」開始之初,余先生就以《旅遊與文化》為大家奉獻了自己幾十年來的經驗心得,並舉辦了詩歌朗誦會和大家一起讀詩、品詩,共同感受詩歌的魅力,澳大學生看到了一個更加真實、風趣的文學家。

《澳大新語》有幸能專訪余光中先生,讓讀者更深入地了解這位文學大師。

余:余光中 |
澳:《澳大新語》

澳:與您獲得的若干榮譽相比,您如何看待澳大授予的榮譽學位,以及如何看待澳大對您的評價?

余:這也是一份榮譽,是我第四次得到榮譽博士學位。最早一次是2003年,獲得香港中文大學榮譽博士學位,距今已經 10 年了。而今再次得到澳大頒發榮譽博士學位,這表示學術界對我的認可,也是一種鼓勵和榮譽。我的寫作仍然在繼續,並沒有枯竭。我和澳大之間也並不是毫無淵源,早在姚偉彬校長在任時,就來澳大演講過,當時演講的題目是《詩與音樂》。

在被授予博士榮譽學位時,澳大的評價多是溢美之詞。但是可能因為時間關係,頒發學位時,我有些成績沒有充分展開。其實,除了詩歌,我還在散文方面著墨甚多,有十幾本散文集,我曾經說過詩與散文,等於雙目,兩者並存才可以呈現立體的世界,我經常說「雙目合,視乃得」,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詩歌是我最早涉獵的文類,而今我在翻譯、詩歌、散文、評論等各方面沒有偏廢。

余光中教授於澳大談靈感來源

澳:對於社會上對您為「鄉愁詩人」的定位,您感受如何?是欣然接受還是有所保留?

余:對於「鄉愁」詩人的定位,一則是喜,一則遺憾。《鄉愁》寫的比較短,格律簡單,容易背誦,被選入教科書後,散播非常廣。中央電視台編曲演唱,後來王洛賓、關牧村、羅大佑等十幾位譜曲演唱,使得「鄉愁」這個名片越來越被世人所矚目。但是就是這張名片,把臉給遮住了,定位雖然也貼切,但是卻狹窄了些。比如後來我有很多寫環保的詩歌,卻難以涵蓋其中。

澳:漢語新詩在世界文學格局中,如何獲得較高的地位,較廣泛的影響?您對漢語新詩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可能性如何理解?

余:現在漢語新詩在國際上的地位還不很高,也不普及。漢語詩歌在國際上的地位不是一定的。比如中國古典詩歌就漢學家們在研究,並列入了中國文學的課程。漢語新詩就是「五四」以來的白話漢詩,發展了還不到100年的時間100年放在文學史上來看是很短的。如今在英語霸權當道的現實條件下,中文作為世界三大語言之一,在西方有3,000萬人在學,實際上還不算多,因此漢語的使用也談不上廣。隨著華文的傳播,可能漢語新詩會越來越被認識,傳播得會更廣些。

至於諾貝爾文學獎之所以備受矚目,是因為這個獎宣傳性大,是由瑞典王室舉辦,因而顯得更隆重,不像由政府舉辦的獎項,會鼓吹政治意義。即便是這樣,我認為這個獎仍然是「西方文學獎」,而不是「世界文學獎」。我們必須意識到漢語翻譯成英文是非常困難的,不像其他歐洲語系、拉丁語系等,相互轉換起來比較容易。泰戈爾之所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很大一部份原因是他用英文寫作。所以我們對於諾貝爾文學獎不必太在意,不要一廂情願地去提倡並奉為唯一標準。

余光中教授和學生合影

澳:漢語新文學、漢語新詩是澳大提出的概念,它可以將現當代文學、台港澳文學、海外華文文學一體化,不分中心邊緣。對此,您有怎樣的評價?

余:這種提法在教學、研究方面確實有較強的整合力,有利於消除中心和邊緣的界限,全面地把握研究狀況。但是我並不都認可,因為在習慣上,和漢語相對應的是回語、藏語等。不在中國使用的往往才稱為「華語」,而在國內日常生活中用則稱為「普通話」。「華語」不會產生政治聯想,華文則可以在全世界用。所以如果是在學術研究方面使用我沒有什麽意見,並覺得這種提法很有道理,但是在日常使用中則不十分贊同。尤其是在新文學開創時期,胡適也只是提出「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

澳大校長趙偉(右)向余光中致送紀念品

澳:您對澳大新校園有什麼印象?

余:看到澳大新校園,那裡不僅有配套完善的教學設施,住宿條件及周邊環境也非常好,為教師教課、學生組織社團活動提供了很多便利。希望澳大師生都能好好珍惜,把握這個機會,一起推動澳大邁向更高的層次。

第10期 | 2014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8T12:58:15+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