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科學學院講座教授葛偉 —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文│張愛華
筆錄│校園記者林淑瑩、秦萱、朱晗媛

圖│李思、何杰平

生命健康問題一直備受人類的高度關注,全球各地眾多尖端科學家也正不斷嘗試攻克眾多醫學棘手課題,如癌症、禽流感、愛滋病等。這類前沿醫學研究對於以往的澳大來說,幾近天方夜譚,但因為新校園帶來的機遇,澳大在2012年創立了健康科學學院(FHS),填補了在上述領域的空白。透過開展前沿科研,健康科學學院望促進現代生物醫藥及健康科學關鍵領域的知識傳播。本文專訪了協助創辦學院的代院長葛偉講座教授,暢談該院的人才培養策略、研究領域以及學院未來面對的挑戰。

葛偉教授指癌症是健康科學學院研究的重中之重

葛:健康科學學院代院長葛偉講座教授|
澳:《澳大新語》

澳:FHS的定位是甚麼?

葛:FHS的定位是研究型學院,我們不會一開始就要變成國際一流的學院,而是希望在不久的未來能快速發展成一個有國際影響力、在本地和鄰近地區具有重要地位的學院。

澳:FHS的發展有哪些優勢?

葛:現代生物學和生物醫學研究在很大程度上倚賴於大型設備以及最先進的技術平台,因此它對資金和空間的要求非常高。除了常規實驗室之外,FHS在新校園將有一個3,000平方米的實驗動物大樓,可以做一些前沿的醫學研究,這就是空間硬件的優勢。另外一個優勢是資金,在資金配套和研究方向方面,學校都給予了大力支持,這些優勢令我們對學院未來的發展抱有極大的信心。

澳:FHS的研究集中哪些領域?

葛:FHS將成立五個研究中心,涵蓋學院的主要研究領域,包括癌症、發育及衰老、分子醫學、免疫學和傳染性疾病以及神經退化性疾病,這幾個領域都是全球醫學研究的熱點。目前癌症研究中心和生殖發育及衰老研究中心已經成立,其它三個中心現正籌設中。FHS 的本科和研究生課程也會圍繞這五個方向發展。

澳:癌症是FHS未來的重點研究項目嗎?

葛:目前我們招聘的10位教員當中,將近一半都是跟研究癌症有關,FHS將來的院長也是研究癌症的專家,所以可以肯定地說,癌症是FHS的重中之重。更長遠一點來看,我們希望在澳大能夠成立包含基礎研究、臨床研究和最後臨床治療的一條龍癌症中心,並希望能進一步爭取成立專門研究癌症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從而全面提升澳大在這領域的研究水平。若日後澳門、內地或鄰近地區的癌症患者在尋求治療時首先想到澳門,那就是我們夢想實現的時候了。

澳:FHS在培養研究人才方面有何策略?

葛:FHS是一個沒有「系」的學院,我們計劃在2015年把澳大中華醫藥研究院的理學士學位(生物醫藥學)課程轉到FHS,本科招生規模不會很大,目標每年招收20名學生。FHS將會主力培養高質素的博士研究生。我們希望FHS的本科畢業生可以直接修讀博士課程,在課程設置上必須做好相關的銜接工作,例如在本科階段,學生就需要跟隨教授去到實驗室或研究中心參與感興趣的研究課題。若學生對研究產生濃厚興趣,自然會選擇升讀博士課程,這也是FHS課程配合學校推行的研習教育模式的一個重要方面。學生在課堂上是在吸收東西,在實驗室研究的時候,就在創造知識,這樣的培養模式是非常不一樣的。

澳:FHS的教員主要來自哪裡?

葛:新校園有優越的硬件環境,學校提供的資源也很充裕,吸引了來自美國、英國、紐西蘭、新加坡、韓國、香港等地教員,組成了相當國際化的師資團隊。他們研究的領域都是全球性課題,如癌症、公共衛生、愛滋病、老年癡呆等。在招聘的人員當中,老中青都有,這種配置的好處就是,讓年輕的教員可以從有經驗的同事身上學習到如何設立實驗室、培養研究生以及發表論文等。

澳:短時間大量招聘教員有困難嗎?

葛:除了教研,FHS未來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招聘新的教員。因為FHS是從零開始,學校給我們的目標是五年內大概要招到60位教授,即我們差不多以每年10至15位的速度招聘,這是一個比較大規模、蠻艱鉅的任務。除了招聘教員之外,我們還需要招聘大量的中層研究人員及技術人員,譬如博士後研究員和有經驗的實驗室技術員及研究助理,這類人才在澳門相當缺乏,因此招聘起來難度較大。

澳:FHS將面對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葛:第一個挑戰是要招收到一流的研究生,到目前為止,FHS所招收的研究生水平還是很高的,但五年之後要達到大學要求的招收數百名博士研究生的目標,這是非常艱鉅的任務,而更大的挑戰是,我們還要保證所有研究生都有這麼高質素水平。相信目前在香港各大學的任何一個學院也難以達到這樣一個目標。另外,我們還要吸引一流的博士後研究員來到澳大,這也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但無論如何,這是全院努力的方向。總括而言,FHS前行的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

第10期 | 2014年

同期更多故事

2019-11-28T12:40:50+08:00